欢迎访问:无码大香蕉伊人综合网7-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种下了师娘的种

名叫时满华的少年从七岁起就在真武庄刘阿独门下修炼武功,人人都叫他小满。

小满难以忘记师父对他的奸淫——在晚上,和师姐、师娘的肉体混合在一起的,既屈辱又快乐的体验。

小满一直就听说大肠功的事情。师父刘阿独在肏他的屁眼的时候,有时一边拍打他的屁股,一边神往地说:「不知道练大肠功的女人的屁眼肏起来有多么爽。」
在小溪边,师姐于桃温柔地把纤细的中指插进小满的肛门时,也会悄悄地对小满说:「听说,练大肠功的女人,会越练越漂亮哦。我们丹田功虽说可以养颜,但比不上她们的。你希不希望我去练大肠功啊?」

小满就会说:「师姐,你已经很漂亮了。我好喜欢你。」说完,就和于桃拥吻在一起。小满十三岁这一年,于桃十九岁,饱满的乳房挤在小满的瘦弱的胸口,像棉花一样软。

和修炼大肠功的女人会面,就是在这一年。小满每天白天练功,晚上和两个师姐一起到师父的房间去。那是温暖的五月初九,小满十三岁生日的前一天,这一晚的淫乐本来和往常一样,只不过师父谈及了大肠功的女人。

「我听说练大肠功的女人楼海馨昨天在集市上出现了。」师父刘阿独说。
「真的有大肠功的女人呢?」小满以为这是传说。大肠功的意思就是与「丹田功」

相对地,真气不聚于丹田,而聚于大肠之内,以人的大肠为中心修炼整个身体的内力。大肠内的气体,不就是「屁」吗?每个人听说的时候都会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但是江湖是神奇的,只不过小满每天除了练功就是被欺负淫辱的生活,摧残了他的心智,让他不能明白江湖的意义罢了。

师姐苟玉珍则撒娇地说:「师父,你要那种女人,不要我们了吗?」
师父刘阿独粗鲁地说:「少废话,脱。」

他们便顺从地脱去身上所有的衣服。十八岁的师姐苟玉珍手脚并用爬行着,爬到刘阿独跟前,把秀发浓密的头颅垂到刘阿独的股间,湿润的嘴唇包裹那根主人的肉棒,熟练地用力地吸吮起来。

这天,三十六岁的师娘庞彩香赤裸着雪白的丰裕胴体,袒露出腹下浓黑而乱的耻毛,用力把柔顺的小满抱到大床上,长长的光润的指甲拨弄着小满的男孩乳头,让他又麻又痒,浑身酥软地扭动。小满从小就被玩弄乳头惯了,现在他的深红色的小小乳头,就像女孩子的一样敏感,被轻轻挑逗,就会坚硬起来。

师娘在他的脖颈呵气,轻声说:「我怀孕了哦。」怀里的小满的躯体立刻僵硬了。

庞彩香笑嘻嘻地说:「月事一直没来。是你下的种。」

小满转头负罪地看着师父。这件事情是早就可以预料到的。最近半年来,师父刘阿独特意这样安排,自己只射在老婆的屁眼和身体外面,而让这个最小的男弟子每天都把才刚发育了能射出的精液全部射入老婆的子宫一次。

师父刘阿独呵呵笑着,说:「生下来我替你养着,不论是男是女,我都要从小狠狠地干他。他妈的,我已经喜欢上肏小孩子了。你一长大,我就要肏你的娃。」
小满的咽内又感到屈辱的苦涩。他在这幼小的年纪就承受了被迫做父亲的体验,然后又立刻发现连自己的后代都不能逃脱刘阿独师父的淫威。但他还是习惯地,羞怯地说:「小满代代都是服侍师父的。」

师娘庞彩香看小满的眼神格外温柔。他已经是她头胎孩子的父亲,比丈夫还要亲些了。她捉了小满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屄下,说:「师娘好喜欢你,你用手让师娘泄一次,好不好?」小满便熟练地探索起这个六年来肏过不下千次的温暖肉屄来,无论是屄唇的厚度,还是阴核大小、位置和触感,都像是对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他吮吸着妇人的硬挺的乳头,在那奶香的温暖中寻找到安慰。小满挑逗着妇人,慢慢地、有预谋和技巧地让她的白嫩的身体热起来,让她和她腹中的小生命一起坠入快感的深渊。

师姐于桃和苟玉珍都像青春的母狗一样腻在师父身边,长长的黑发像丝的幕一样散开,贴在微微出汗的娇躯上。她们娇媚地呻吟着,扭摆着纤细的腰枝。她们都有平坦的腹部和修长深陷的秀美肚脐,以及猩红的嘴唇。

刘阿独低头一口咬住怀中于桃的丰满奶子,在奶头上咂出声音。他的手抠挖着春潮泛滥的玉屄。苟玉珍一边吞吐肉棒,一边也伸出指甲长长的右手中指,狠狠戳进于桃的皱痕围绕的后庭屁穴。于桃被上下夹攻,只是腻声叫道:「好师父,亲爸爸,把你的鸡巴赏了奴家吧。奴家的屄里痒死了,今儿早上起来就一直心里琢磨,若不让师父在屄里肏一回,奴家可活不下去哩。」

「臭小娘们,」师父刘阿独狞笑说:「昨日才稍稍冷落了你,你今晚就这般骚。

你从早起就满脑的裤裆里的事情,你可不能好好练功了吧。「

女徒儿于桃说:「师父真坏。徒儿变得这么骚情,还不是师父害得。每次都搞得人家……人家还要!啊,奶子好舒服……」

苟玉珍吐出了湿淋淋满是口水的大鸡巴,用纤手捋着,仰头望着师父说:「亲爹,我让给她啦,你今晚就好好肏那个小贱人吧。」

「呸,」刘阿独一口口水吐了苟玉珍满脸,说,「我他妈还要冷落这婊子。什么时候徒儿可以命令师父了?把你的屁股掰开。」说着一把将于桃火热的十九岁娇躯推倒在地,把硬挺的六寸长的粗大鸡巴对准苟玉珍自己掰开屁股露出的菊门,噗哧顶入龟头,然后一寸寸硬挤进去。

苟玉珍先是咬住嘴唇忍受屁眼的被撑开,然后恢复了摇头晃臀的媚态。于桃高高撅起嘴,伸手在师妹的被吐了口水的俏脸上拧了一把,骂道:「你就会装贤惠,坏老娘的好事。」被拧的苟玉珍浑然不觉,自得其乐地享受被鸡奸的紧张感。师父刘阿独哈哈大笑。

就在这短短的一会儿之间,这边小满已经让师娘从屄底花心泄了一回,乳白色的花蜜喷了他一手。小满随手把花蜜抹在即将成为母亲的师娘的白嫩双乳之上。这对乳房的肤质还和小少女的乳房一样嫩呢。

于桃撅起屁股爬上床,「小满,师姐好寂寞喔。」

小满嘿嘿一笑,把因为舒服而瘫软的师娘放下,爬上了于师姐的身体。大概是因为经常在床上实战锻炼,他的肉棒比同年纪的男孩要粗要长。他拍开于桃的大腿,露出黑毛下的水光光的屄儿,一跃肏入。他双手按住于桃的手腕,把她的狂热的身体牢牢钳住。他是从七岁开始习武的,身上的真武庄正派气功也有六年功力,比两位师姐都厉害一些哩。

而他的鸡巴也反过来被于桃的屄牢牢钳住,发出水音如同洗衣服,泡沫泛起沾在于桃的浓毛上,也沾在小满的稀疏的初长的阴毛端。

师娘庞彩香从背后贴上了小满,从他的腋下伸手到前胸玩弄男孩子的小乳头,
用指尖挑,又用指头捏,还把自己的涂了骚水的大奶子压扁在他的皮肤细嫩的瘦棱的脊背上,反复旋揉。两个成年的女人毫不怜惜地夹攻着一个才刚发育身体的小男孩。小满气喘吁吁,在美丽肉体的包围中挣扎奋战着。

他待鸡巴在于师姐屄中磨合妥贴,便发动了他最得意的「韵流肏法」,腰部颤动,速度很快地把一波一波的颤动发送到师姐的敏感屄肉之上。于桃的呻吟声立刻变尖了。可惜小满的鸡巴还是太短,无法直达花心,但是她媚眼如丝,看到小满认真努力的面容,对幼男的变态爱意顿时充满胸臆。小满的有力的双臂让她动弹不得,也平增被征服的快感。

就在他们三人情投意合之际,突然师父刘阿独一把抓住小满的头发,把他硬扯下床。原来虽然肏屁眼让鸡巴舒服,却没办法让一般的女人爽到泄身,刘阿独功力深厚,一时也不会射出,肏得腻了,反观小满一付开心的样子,自然恼怒。
「你来舔我的鸡巴。」他命令说。

师父的粗大鸡巴是刚刚从师姐苟玉珍的粪门里拔出来的,上面还沾着小屎块,
散发臭气。小满却几乎每天都要尝它的味道,所以能够不动声色地忍受。这时他低眉顺眼地跪在师父面前,和方才苟师姐一样,张开小嘴,慢慢地滑下让鸡巴插进自己的喉咙。他吃进整根大鸡巴时,有时也辛酸而骄傲地想到,这是很少有男孩子掌握的技能呢。

刘阿独也满意地揉乱了他的头发,看着自己传授武功的小男孩吞吐自己的肉棒。

他很狠地作践这个徒儿,但徒儿这样温顺可爱,也让他感到自己能找到小满是运气很好。师徒日久亲密,让他甚至愿意把自己的老婆给这小徒儿肏.

不过也许只不过是他把自己的老婆和徒儿都不当人看而已。小满猜不透师父,
本来他这一个小孩子想要猜透老江湖也是不可能。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人总是说不要 下一篇:骚动的淫心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